Google X创始人特伦:未来飞行出租车比Uber更便宜

  特伦并不是你在硅谷惯常所见的电脑怪人,他还是斯坦福大学教授。这位51岁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科学家不仅负责共同开发谷歌街景Google Street View,还是谷歌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开拓者,谷歌秘密研究实验室Google X的创立者。除此之外,特伦还通过启动大规模公开在线课程项目Moocs来改革现行教育。而他最近正在进行的项目是开发飞行汽车。

  问:2015年,在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支持下,你创办了飞行汽车公司Kitty Hawk。目前你有两个正在开发的项目——一架名为Flyer的私人飞机和一架名为Cora的自动驾驶空中出租车。为什么我们需要飞行汽车?

  特伦:地面变得越来越拥挤,我们一直都堵在路上。将交通运输引入空中将使通勤更快捷、更安全、更经济、更环保。想象一下,你可以在一天中的任何时候以每小时80英里的速度直线行驶,而不需要停下来。如果你早上在纽约市郊的泽西城Jersey City,想要去曼哈顿的时代广场,现在看可能需要花上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有了电动飞行器,你可以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仅仅花费10美分的能源就可以到达目的地。这对我认识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种转变。

  特伦:我相信如此。目前的Cora和Flyer都是原型机,它们证实人们每次可以在空中飞行大约20分钟,活动半径大约50英里左右。目前Cora正在新西兰南岛进行测试。在我看来,对于我们每天往返于工作、学校、超市等地方的大部分行程来说,这已经足够了。现在的问题是完成这些产品并将其推向市场。我认为在未来三到五年我们将会看到很多变化。

  特伦:我坐过飞行汽车,我的搭档也坐过飞行汽车,我10岁的儿子还没坐过,但他想坐。显然,安全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我们一直在与监管机构密切合作。目前情况下,Flyer只是在水面以上10英尺的高度运行,以确保在绝对最坏的情况下,飞行汽车的乘客可以在水上迫降。但随着这项技术的成熟,它应该比现有的小型飞机更安全。这是因为飞行汽车的推进系统使用了许多不同的独立马达和螺旋桨:如果其中一个坏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特伦:我也认可,社会对我们的接纳程度可能是最大的未知。我们对噪音等因素非常敏感。人们担心空中也会出现拥堵,我担心这一点。但空中不同于地面,飞行器可以在不同的高度飞行。你可以飞得更高或更低一点,以避免出现堵塞。尽管如此,打造一个能同时容纳数万辆飞行汽车的空中管理系统仍然是一项重大挑战。

  特伦:在Kitty Hawk公司,我们的梦想之一是建立一个空中出租车系统,从而让这项技术从成熟第一天起就可以得到普及,让每个人都能使用它。我们相信,空中出租车系统的成本甚至会比Uber打车服务的成本还要低。

  问:2005年,你赢得了五角大楼研究机构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规划局(Darpa)的一项重大挑战,即开发自动驾驶汽车。这让你创建了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团队,现在成长为一家名为Waymo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你对这个领域的进展有何评价?

  特伦:我天生是个没有耐心的人。我想让自动驾驶汽车现在就接管整个汽车世界。这项技术现在已经基本成熟,现在你完全可以乘坐Waymo汽车去兜风。监管机构在接纳这一新愿景方面的配合度出人意料。真正的挑战是让客户接纳它。我们正处在早期阶段。

  问:今年3月份,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一名推着自行车过马路的妇女被Uber的一辆自动驾驶汽车撞死,导致Uber暂停在该市的测试工作。总体来说,这起车祸给自动驾驶汽车行业带来了多少影响?随着这项新技术的成熟,到底能否避免再发生致命车祸呢?

  特伦:Waymo公司的研发团队现在已经顺利行驶了500多万英里。在如此多的道路行驶测试中,只出现一次因软件故障导致的事故。目前来看,几乎所有的交通事故都是驾驶人员注意力分散的结果。而Waymo自动驾驶汽车从不发短信,从不睡觉,从不喝醉,从不心不在焉,甚至会一直注意观察周围环境。因此,我们最终应该能将交通死亡人数减少10倍甚至更多,甚至可能降至零。

  问:你是一个热衷于骑自行车的人。你是否会担心自动驾驶汽车上路行驶对自行车带来的影响?这些系统是否足够复杂,能否监控和响应不可预测的行为?

  特伦:当我在负责谷歌的自动驾驶团队时,我们非常积极地致力于预测骑行者、小孩、动物和其他看似不可预测的真实交通行为,并与之进行互动。自动驾驶汽车的精确度极高。它甚至能看到最细微的运动幅度。作为一名骑自行车的人,我曾多次遭遇过卡车以不到一英寸的距离擦身而过的危险。事实上,我非常迫切能够在和自动驾驶汽车一起骑行,因为它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安全。

  特伦:我们发现,训练有素的神经网络与智能手机相结合,在检测皮肤癌方面就像最优秀的人类专家一样精确。这使我们有可能把最好的医疗专业知识交到每个人的手中。当然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但我有一个梦想,如果我们把诊断重新当作是每天都发生在家里的日常行为,我们就可能及早发现各种疾病。

  问:2011年,你与人合作创办了在线科技教育公司Udacity,在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课程取得成功后,你又通过该公司启动了大规模公开在线课程项目。后来你离开了谷歌专注于这个项目。起初,在线公开课让人兴奋不已,后来又让人失望,《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在2013年宣称Udacity彻底失败了。现在其情况如何?

  特伦:我不认为Udacity彻底失败。只是可能需要十年或更长的时间我们才会有大规模教育的相应需求。从2011年开始,我们已经真正摸清了如何让这种教育媒介获得成功。我们了解到学生喜欢社区和一对一的指导。过去,我们的结业率通常是3%到5%。而现在,我们一些纳米学位课程的结业率高达60%到70%(这些课程通常收取参与者1000美元的费用)。目前全球大约有1000万人注册,在任何一个月里我们都有大约5万名付费学生报名参加纳米学位课程。我们会盈利,但我们会把费用重新投入到创新上。很多人从这些课程结业后,都会被公司竞相聘用。我们是自动驾驶汽车和深度学习等热门话题人才的最大供应商。我们的课程为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培养的人才比世界上所有大学的总和还多。

  特伦:为了获得灵感,我只注意那些生活中困扰我的东西。为什么我每天都在堵车?如果乳腺癌能够轻松诊断出来的话,我妹妹是不是就不会死于乳腺癌?所有这些问题都该有解决办法。在日常生活的许多方面都有很多创新的机会。

  问:你是纪录片《你信任这台电脑吗?》(Do You Trust This Computer?)中采访的专家之一?这部影片刚刚在美国上映,并对人工智能的潜在威胁发出了警告。让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特伦:我最大的担心是人们急于过早做出判断。新技术总是令人恐惧。一百年前,人们担心家里会有高压电。今天我们已经非常依赖电。我们需要的是就如何最好地利用这种新技术进行开放和广泛的对话。我相信今天正在发生。

  特伦:是的。并不是每件事都是完美的,但想想智能手机、社交网络和Udacity上的免费在线教育给社会带来的价值吧。Udacity在全世界有数百万名学生,它让在世界任何地方普及高质量教育成为可能。自动驾驶汽车每年可能会挽救100多万人的生命。这些都很重要。

  问:从警务到金融,人工智能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做出能够改变人们生活的决策。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等组织表示,我们已经陷入了性别和种族偏见交织的危险之中。我们该如何做得更好?

  特伦:我们应该注意这一点,并了解我们训练的机器是否存在不适当的偏见或者会导致错误的决策。我非常喜欢人和机器一起做决策,而人应当拥有做出改变生活的决策的最终权力。无论人工智能变得多么优秀,我都不赞成让机器来做这样的决定。

  问:谷歌眼镜Google Glass是从谷歌实验室Google X中诞生的,但在2015年该项目被中止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你会对谷歌的这种脸部电脑没能成功感到难过吗?

  特伦:我们发布谷歌眼镜的时间太早了——我们还没有弄清楚明确的用例,也没有建立起一个功能良好的用户界面。虽然我很难过最初的谷歌眼镜并没有取得巨大的成功,但我对今天发生的事情很乐观。谷歌眼镜这个项目会再次活跃起来,这一次更关注其在工作场所的使用。医生会在病人护理中使用它,甚至在农业生产中也会有应用。我相信它会回来的。

  特伦:这只是一个爱好,后来就不做了。我们发明了一种方法,你可以在不到三分半钟的时间里做出一顿新鲜的完美晚餐。我们申请了一些专利,我们试吃了很多食物。但与此同时,运营Udacity和Kitty Hawk两个公司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作为一个企业家,你会有一千个想法,你精心设计了一百个,而你喜欢其中的十个,最终你只做了一个。

  特伦:我想直接把我的大脑和世界上所有的电脑连接起来,这样我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超人。我将知道一切——每一个名字,每一电话号码,每一件事——我将会说所有语言,拥有我父母和先辈的所有智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anufaktion.com/zexicheng/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