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求大家给我写一篇NBA詹姆斯的日记、急用】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在经过第一个到迈阿密的赛季的骚动之后,勒布朗-詹姆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为自己让队友们失望而懊悔——然后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竞技水平。他交出的成绩如大家所见:NBA历史上又一个伟大的赛季。

  在新泽西州的泽西城,勒布朗-詹姆斯把自己埋进了威斯汀酒店一楼的餐厅沙发里面,点了一杯甘菊茶。这是4月里的一个星期六,太阳正在缓缓落下,他透过窗户看着车子排着长长队伍,迎着纽约射过来的灯光,准备进入霍兰德隧道。“对我来说,”詹姆斯说道,“现在是休息时间。”今天是两场背靠背比赛中间需要花在路上的一天,这四场比赛分别在四个城市进行。他今天穿着黑色的运动衫,带着一个有热队标志和黑色平边帽缘的红色棒球帽。他说话的声音有点沙哑,不过他说他的喉咙没什么问题。他沏茶的步骤严谨的像是在做科学实验:先把茶匙置于茶杯上方,然后拿起一小罐蜂蜜然后慢慢的倒把它在茶匙上,直到蜂蜜几乎满溢;接着他把茶匙放入杯子里面,轻轻搅拌着;最后他拿了3片柠檬,把汁水挤入茶杯,完事还用嘴吸了吸柠檬片。尽管医生对他说过柠檬对他的牙齿不好,“没关系,”詹姆斯对此不以为然,他调整了下坐姿让自己宽大的肩膀更加舒服的靠在座椅上,“反正我的牙齿已经不怎么样了。”他接着张口大笑,尽可能的把嘴咧开,好让人看到每个牙齿。

  对勒布朗-詹姆斯来说,他匆忙的生活里面很少有恬静的时间。他会尽可能的忙中偷闲,坐在他位于佛罗里达Coconut Grove的家中庭院里享受悠闲的时光,跑到Biscayne Bay观看海潮,和朋友们一起骑自行车从Rickenbacker Causeway到 Key Biscayne,坐在家里看篮球节目,不过当屏幕里面出现或者他听到他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他会换台。热队前锋肖恩-巴蒂尔来到迈阿密的第一年好像在杜克大学花了一学期剖析詹姆斯。“他是一个全球标志,篮球界的重量级人物,我们这一代最有知名度的运动员,”巴蒂尔对他这样评价道。“而且,他还是比较独特的一个,因为在信息时代里面他是第一个有如此卓越的声望地位的人。当然也让他成为社会学里面一个很好的观察对象。他对自己每天每件事都很负责,从他在球场上打球的方式,他发的推特,他在赛前和赛后采访说的话中都能看出来。不论他去哪里都会有摄影和麦克围绕着他,就算他出去吃个晚饭他也得受到手机摄像的困扰。他对这点很清楚,像他这样签了大合同的人总得付出些什么。不过我不认为大多数人能够像他这样把握好分寸。”

  在现代的NBA里面,詹姆斯可不仅仅是在敷衍了事,他正在进行着个非常完美的全能的赛季表演。常规赛还剩最后一周,他已经能在每场拿下27.1分,7.9个篮板,6.2个助攻,还有着高达53.1%的命中率。拉里-伯德可从来没有达到如此高的命中率过。根据来自的数据显示,他的球员效率值有30.6,领先全联盟第二名有4分多。在防守方面,他把对位球员的效率值限制到只有可怜的10.4。这位6尺8寸的前锋是热队最好的控球者,传球者和内线号位,有时仅在一场比赛里面他就要防守多个位置的球员。“我们希望他能打出MVP级别的表现,”主教练埃里克-斯波尔斯特拉说道,“还有最佳防守球员级别的防守。”詹姆斯减少了三分球的尝试次数,但是提升了他的三分命中率(36.2%)。部分因为他在内线的时间呆的更多了,所以他摘下了更多的篮板球。他的场均数据是准三双级别的。自从乔丹在1988-89赛季之后(他在两年后拿到了第一个总冠军),NBA联盟里面还没有见过表现如此平衡又高产的球员。

  当然了,如果詹姆斯没有跑到迈阿密,没有招来全国球迷对他的不满愤怒,他还可能打出更高的效率。他想要的是冠军戒指,还可能是满手的戒指。“不,先别说有满手戒指了,”詹姆斯回应道。“我不需要那么多。但是我得要一个。至少得先有一个。我有短期的目标——每天进步,尽可能的帮助我的队友——但是我最终的目标只有一个,赢得总冠军。这就是我为之付出的东西。我梦里都在想它,常常梦想着,(总冠军)到底是怎么样的,(赢得总冠军的)感觉是怎样的。它会成非常令人惊讶。”27岁的詹姆斯向前探了探身子,离季后赛只有2周的时间了,而他每场比赛的仍然要打35分钟,即使他们已经在这样不错的情况:热队几乎已经锁定了东部第二的位置,很多像他这样的球星都开始选择休养准备季后赛。“这是我的决定,”詹姆斯说。“我在找机会进一步提升自己,如果我选择休战,那么我就没机会再变好了。这个赛季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借口可用。我把宝全压在这个赛季了。”

  在去年六月,小牛队在总决赛上击败热火队以后。詹姆斯驾车回到了自己位于Coconut Grove的家中,把自己关在里面整整2周。“那时我根本无法看电视,因为好像每个台每个节目——不管播放的是卡通还是什么——都在谈论热火队和我(的失败),”詹姆斯说。“在烹饪节目上我看到的就好像是:那么,今天我们要做的美食是:火鸡堡。还有勒布朗-詹姆斯失败啦!”他想听歌,不过嘻哈音乐似乎不太应景,所以他下载了一堆以往的经典歌曲到iPod里面,打开音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把自己沉浸在Barry White,Curtis Mayfield还有Bobby Womack(译注:三人都是歌手)的声线里面。他的妈妈格洛丽亚-詹姆斯和相处了很久的女友莎瓦娜-布林森每隔一会就去去看看他,试着对他说些鼓励的话语。“我听不出来他们想说什么,”詹姆斯说。“我完全不关心他们在讲什么东西。”

  从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的一个Boys & Girls Club特别版电视节目开始,詹姆斯就开始成名了,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人们关注。人们也永远会记得他曾说过的:把我的天赋带去吧。詹姆斯在赛季里面很平静的展现出来如他所说的,他确实拥有超人的能力。他还不是第一个这么说过的人。早在1996年,在费城的郊区,一个17岁却少年老成的骚年,在一个记者发布会上面穿着运动服,戴着太阳眼镜,说:“把我的天赋带进NBA吧。”他的名字叫科比-布莱恩特。不过詹姆斯选择去南海岸所招致的敌意却是体育史上独一无二的。“只要你的行为举止都尽量的去配合公众的预期,那么就不会出什么麻烦,”巴蒂尔这样说道。“比如查尔斯-巴克利因为超速而被捕,虽然这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大家应该都会理解的,至于为什么么,哈,就因为它是查尔斯-巴克利。人们会觉得他们很了解勒布朗,当他做了些让人觉得非常吃惊的事情的时候,人们会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

  “在学习怎样做好一个篮球运动员和一个人的时候,我有点迷失了,”詹姆斯说。“我周围的每一件事情都让我困扰,感觉我好像必须要像别人证明什么,我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所有的事情都让我倍感压力。”在克利夫兰,那个他打了7个赛季的地方,詹姆斯在更衣室里是笑的最大声的一个。饿了的时候,他经常会在巴士的最后一排大喊“我要威化饼!”他会偷偷换了别人的名牌来取乐。他是那个快乐的勒布朗。但是在迈阿密,他采取了另外一种所谓的“恶人思想”的行为准则,他时常保持自己的怒火在一个比任何人都高的层次。他静静的走过球场,带着一副冷酷的表情,用一脸怒气代替了以往的笑脸。当他带着一脸的嗔怒出现在赛前介绍里的时候,马上让正在看电视直播的骑士队前任主教练想起了当年07年总决赛第一场时候的样子。“那可不好,”大家都这么说。马刺完胜,詹姆斯在这个系列赛里面抱怨了很多。以往他的比赛里面总是充满欢呼和热情。

  只有他自己可以在家里谈论勒布朗-詹姆斯的表现。“这是你所热爱的事情,而且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一直做的不错,你真的不需要做什么改变,”詹姆斯对他自己这样说。“只要调整回你之前打球的心态和方式,保持微笑,努力打出高水准的篮球,主导比赛。带着愉悦和快乐去打球,记住,不久之后你就会发现这就是你所梦想的愿望。在NBA打球是梦想,别再忘记这点了。努力打球,努力进步。”

  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剪头发。“你觉得我的胡子长了,他之前在这儿呢,”詹姆斯指着自己的颊骨上端说道。“我看起来像荒岛余生(电影)里面的汤姆-汉克斯。”他乘飞机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俄亥俄州——是的,他的家仍在俄亥俄——在那里他曾经骑着自行车穿过自己最喜欢的乡间小路,这条山路从他在巴斯的家到克利夫兰有大约70英里路程。他在圣文森特圣玛丽高中开始了他的篮球训练。跟着他第一个教练,吉斯-丹穆布洛特,不过自从他进入NBA以后他们就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在一起训练了。“很多人都被詹姆斯伤害了,不过他想要的只是努力打球,”现在阿克隆当篮球教练的丹穆布洛特说。“他还没有强大到能够承受这些批评。我告诉他:‘你必须做更多你不想做的事情。你得取得更多的进攻和防守篮板球,还有多无球跑动,所有能让你打得更好的基本功你都得练习。’”

  在热队选中来自克利夫兰州立大学的控球后卫诺里斯-科尔之后,詹姆斯邀请他到巴斯去一起训练。在他的起居室的桌子上放着一本关于领导力的书,名字叫《蚂蚁和大象》,是一个朋友送他的。詹姆斯可不是一个喜欢阅读的家伙,不过他却放弃了看电视的时间来阅读这本书。“这是关于一只蚂蚁想要找到去一个美丽的绿洲的故事,他到那里的唯一办法是想办法让一只大象也要去那里,”詹姆斯说。“有一段是这样的:蚂蚁坐在大象的背上,朝着目标前进,在经过一段沙漠的时候他们碰到了一群狮子,但是大象把狮子都吓跑了。蚂蚁就想了:嘿嘿,老子有世界上最强壮的哥们了。不过后来他们碰到了一只老鼠,大象看到老鼠马上又被老鼠给吓跑了。小蚂蚁理解不了为什么大象这么庞大的连一群狮子都能吓跑的动物居然会怕一只小老鼠。蚂蚁必须得让大象知道他才是世界上最大,最威猛的动物。”詹姆斯停顿了一下。如果和一辆重型卡车相比,他无疑是那只小蚂蚁,但是和其他人类相比,他250磅的体重就让他变成大象了。“我从中学到了不少,”他最后说道。

  詹姆斯最后终于鼓起勇气看了总决赛的录像,认真研究了除第一场以外的每场比赛,他在第一场的表现堪称完美。他在第4和第5场比赛的第四节像个局外人一样作壁上观,总共只拿到了2分。“我能打出有冲击力的比赛,”詹姆斯说,“我能打出左右战局的表现。我不是在说我在这个系列赛里面什么都没做,不过我肯定我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我以往每场比赛都能够制造出两位数的罚球机会,很少有比赛我的罚球数没有上双。看来是我还得把重心放回到基础上。”

  詹姆斯的教练们花了好几年时间劝说他放弃外形进攻,更多的杀入到内线,他有在包夹下还能把球传出来的能力,或者直接硬上。不过教练的话作用似乎不大,而反而是达拉斯小牛队给了詹姆斯真正想打入篮下的动力。“我不会因为别人告诉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詹姆斯说。“我看着自己,想,我怎么样变的更好,从而让球队更好呢?显然低位进攻是我需要提高的地方。”他飞到休斯顿,花了三天时间向前火箭队中锋哈基姆-奥拉朱旺学习低位进攻,他还用摄像机录下了三天内所学的内容。奥拉朱旺教了詹姆斯应用他经典的梦幻脚步,如何利用脚步打败高大或者矮小的防守队员和时间不多时应该怎么进攻。詹姆斯把录像放到自己的电脑里面,休赛期不管到哪里都带着它。他旅行了几个地方——英国,西班牙还有中国——在个人训练期间都在和私人教练一起不断的练习自己的脚步。

  詹姆斯也发现他的控球比较没有效率,所以他跑去肯塔基大学和他高中时的队友布兰登-威姆斯,他如今是肯塔基野猫队的篮球执行总裁助手,一起训练了一段时间。詹姆斯训练的内容是同时双手运球,而威姆斯则负责对他的运球施压——用身体对抗和一直试图打他的手来破坏他的运球。

  “伟大的人永远不会满足现状,”斯波尔斯特拉说。“勒布朗也一样。在他这个赛季返回球队的时候,他的进攻方式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球员了。”詹姆斯通常会和后卫们一起在训练以后加练三分球。但是突然他就开始和中锋们一起卡位去了。“如果我要加强低位进攻,那么我必须得舍弃别的,”詹姆斯说。“我必须得做出取舍,是中投?还是后仰?不过为了提高效率我必须放弃三分球,我在内线的威胁显然比三分线外大多了。”詹姆斯在美航中心待了好几个小时,和他的助理David-Fizdale一起练习两个分别在禁区两端的力量型的动作:一个靠近罚球线而另一个靠近底线。当协防者过来协防的时候,他会用身体掩护住然后马上出球给空位球员,速度快的像游击手打出一个双杀一样。“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把原来已经很好的变得更好,”Fizdale说道。他们甚至还抽空矫正了詹姆斯的投篮姿势,詹姆斯在远离篮筐的时候考虑的太多了。这回他注意到了他的姿势,放松上身,降低重心,让双脚发力。这样的干拔跳投练习他也进行了好几百次。

  2月份,在密尔沃基,对手的防守是典型的收缩保护内线式的防守,他在那场比赛里面21投16中,其中只有一个球是在15英尺之外投进的。第二天,在印第安纳,热队正对着三天三客场的第三个对手,詹姆斯偷偷的在开赛之前4小时就做的士到了球馆。当主队巴士到达的时候,他早在那里换好了衣服开始练习了,那晚他拿下了23分,带领热队取得了胜利。不过在问到詹姆斯他觉得哪场比赛他的表现最好的时候,他的答案却有点让人吃惊:是3月一场他表现似乎很一般的对魔术的比赛,他在那场比赛里面14投仅有4中,拿下了14分。“我投的很烂,”詹姆斯说。“不过投的不好并不能阻止我做别的。”再看看那场的数据统计,他拿下了12个篮板,7个助攻和5次抢断,并且热队以91比81拿下了让他们头疼的魔术队。如果你看到他在谈论那场比赛时的表情,你会发现尽管只有14分,但是他展现出来的却是让他内心那个喜爱篮球的灵魂真正满足的表情。

  詹姆斯在8岁的时候就开始为阿克隆的一个业余联赛打球,一季5只有场比赛。他比所有人都高,所以他会想要去抢下篮板,他又比所有人都快,所以他也想要拿球推进。当防守盯上他的时候,他会选择传球,而他也热衷于传球。他的球队也理所当然轻而易举的拿下5场胜利,在赛季后的庆功宴上,教练弗兰基-沃克会给每一位球员一个MVP奖杯。“我那时不懂这有啥意义,”詹姆斯说。显然,他就是MVP。“你将会成为万众瞩目的球星,”沃克告诉他。“你到时候可别忘了你的队友们。”

  作为一个单亲妈妈带大的独子,詹姆斯渴望有家的感觉,他把队友们当成兄弟。现在也是。2009年,他写了一本256页的书,《流星》。这是一本关于他在圣文森特圣玛丽高中的队友们的书。他认为成为一个好的队友,好哥们,意味着在场上进攻的时候找到有最好投篮机会的球员。“如果你受到了包夹,那么肯定有个人被落空了,”詹姆斯说,“这是是4打3的机会,很简单的数学加减法。”当他高三的时候,他们队因为他在最后时刻把球传给处于空位的队友而丢掉了州冠军。不过他的理论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在克利夫兰骑士队的时候,教练试图让他知道有时候4也未必就比3大,因为有时他即使是做出糟糕的投篮选择也比队里其他人在好时机下投篮更好。不过他不认同这点。“他每次都必须执行最好的战术,”掘金队的助理,以前在骑士队工作的Melvin Hunt这样说他。詹姆斯看到队友在三个防守队员面前强行投出远投的时候就会马上退回防守。当他看到他7岁的儿子小勒布朗传给处于空挡的孩子的时候会对儿子报以很开心的微笑。

  在迈阿密,队友对詹姆斯的地位更加重要。“在他生活的疯狂圈子里,这是他唯一能放心的保持自己平常的样子的城堡,”巴蒂尔在谈到更衣室的时候这样说。“在这里我们无所顾及,对他的胡子,还有他的下巴,类似这样的东西都调侃一番。不过我们说这些是出于对他的爱,而不像别人那样是出于对他的怨恨。他知道他对我们有多重要,他也很认真的承担起了自己的责任,有时候太过认线月的时候,在犹他的一场比赛里,詹姆斯拿下了35分,10个篮板和6个助攻,不过他在最后时刻没有选择自己投压哨球,而是把球传给了机会更好的乌杜尼斯-哈斯勒姆,他投丢了那个球。在全明星赛上,他拿到了36分,不过在最后时刻,他面对科比的挑衅,放弃了投制胜球的机会,他选择把球传给了没人防守的德维恩-韦德;可惜的是这个传球被断下来了。

  乔丹如果没有给约翰-帕森斯和斯蒂夫-科尔那两个关键的传球,他可能拿不到6个总冠军。在这个赛季,詹姆斯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处理球总是有点犹豫不决。通常球星们在比赛最后阶段投丢的球会比一般球员多,不过根据给出的数据显示,詹姆斯在关键时刻的命中率掉到了只有38.6%。“这不是因为想赢球而带来的压力,”詹姆斯说。“(压力)是不想让队友失望而带来的。我讨厌让队友失望的感觉。我知道我不可能每个球都进。有时候我想要打出合理的配合,如果结果是我们输球了,那我的感觉会很糟糕。我不会因为要在记者会上回答关于最后投失绝杀的问题而感觉不好。我会在更衣室里面因为觉得自己其实可以做的更好来帮助球队胜利而心情低落。”为此,热队的队友们和教练组就这点都反反复复的告诉过詹姆斯不必太担心会让他们失望。

  像佩顿-曼宁一样,即使是几年之前的他打的一些战术和防守对他采用的措施他,詹姆斯都会记得清清楚楚。这个赛季,詹姆斯花了很多时间在回想他脑海中曾经历过的那些比赛,自己曾经在第四节的疯狂表演:2007年东部决赛上对阵底特律活塞队时在最后时刻连续砍下25分;2009年东部决赛上对奥兰多魔术队命中的绝杀三分;2006年的常规赛里面,他怎么样赢下和韦德之间胶着的对决的,那场比赛他们俩像玩“HORSE”游戏(译注:美国人常玩的一种篮球游戏)一样上演着对飚秀。“每个人在自己消沉的时候都,心里都会要有个能让自己依靠的港湾,”詹姆斯说。“可能是你在学校里面做的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也可能是你和家人一起去度假的时光。而我会去回想这些比赛,再对自己说,这就是你。”

  去年的除夕夜,詹姆斯真的很紧张。“我在不停的流汗,”他说。他给以前的几位教练打了好几个电话,向他们讨要建议,问他们他是否真的准备好了。然后,在迈阿密一个餐厅里面的派对上,詹姆斯当着在场所有朋友亲人的面前,向他的女友,他两个儿子的母亲——布林森,单膝下跪,求婚。(他的次子Bryce Maximus James那时4岁。)“像我作为一个球员需要继续往前进一样,作为一个男人,我得走向生活的下段旅途。”詹姆斯说道。“这(结婚)可不是像肩头重任总算放下了那样的感觉,更像是一个新的开始。”

  在美国,詹姆斯现在是推特上最受欢迎的运动员,他有大约4百万的粉丝(排名高于*河蟹*。。。)。他会在推特上说在知道他不想进军电影行业后,布林森说他“脑袋进大便了”,当他在梦见“我的发际线又长回来了!”而醒来却发现“又回去了!”的时候,他也会“推特”一下。他的推特都是他自己写的,也会看回复,即使是讽刺嘲笑他的。“推特可能会是一个泄愤的地方,”詹姆斯说。“不过我想他们不是都有恶意的。比如,我觉得就我们几个在这个餐厅有点孤单了。我想要球迷们都在这里,一起共享一个丰盛的晚餐。推特可以帮助我完成这个愿望。”

  詹姆斯正在从过去两年里困扰着他的阴霾中走出来。他承认了他后悔在电视节目里面公布他要离开克利夫兰骑士队的决定(“我真没必要这样做,”他说。),他在想怎么去弥补。在特雷沃-马丁枪杀案之后他发表了一个政治声明,组织队友们在底特律的酒店里一起拍了一组照片,照片里面的他们都穿着象征种族团结的衣服。当他们夜晚抵达俄克拉荷马城的威尔罗杰斯世界机场时,他还来了个即兴演说——当时有几个服役的士兵想要和热队队员们合影,但是球队保安要赶走他们。“嘿,”一个俄克拉荷马人告诉我们当时詹姆斯是这样说的。“任何军人都可以和我们合影。”尽管有的人已经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了,他还是组织起他的队友们站好姿势。“我并不完美,”詹姆斯说。“我知道这点。我在尽量往对的方向前行。”

  似乎现代的运动员只有一个办法能“救赎”他们所犯下的“罪”——即使这个“罪”很大程度上的归结于商业运作——仅仅拿下奖杯是不够的,还得有眼泪和坦白。詹姆斯有了新的经济公司,Fenway Sports Group,不过他比去年更期望得到总冠军。迈阿密现在的阵容深度仍然不够,没有好中锋,也还没有解决比赛最后时刻他们该打什么样的战术。作为球队的领袖,在比赛最后时刻韦德和詹姆斯是常常被摄影机所追踪的关键球执行者。“有好几次,因为我们都习惯于站出来执行最后一投,所以这个决定会难做。不过现在我们开始分工了,”韦德说道。“这是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的问题。”热队在韦德缺阵的情况下拿下了14胜1负的惊人战绩。

  詹姆斯还只有27岁,他现在已经非常渴望得到一个总冠军。要知道乔丹在28岁的时候才拿下他的第一个总冠军奖杯。奥斯卡-罗伯特森在32岁才完成这项壮举。杰里-韦斯特更是在33岁才得到总冠军。詹姆斯是个笃信因果的人,他相信热队去年输掉了总决赛是有原因的。不管这个春天发生了什么,也会有个合理的解释。他用因果论来解释他的一生。“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的父亲就没有在我身边,”詹姆斯说,“我常常会这样想:‘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没有爸爸?为什么他不在我身边?为什么他要离开妈妈?’不过随着我长大,我也懂得了更多,看的和想的都会更深更远,‘我不知道我爸爸经历过了什么,不过如果他一直在我的身边的话,我会有现在的成就吗?’这样想让我更快成熟,让我更有责任心。(如果他在我身边)或许我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詹姆斯说他和他没有父亲,也没有一个在NBA的导师。当他消沉的时候,他会听取说唱歌手Jay-Z给他一些建议。“他(Jay-Z)是在布鲁克林的Marcy Projects(译注:一个为低收入者提供住房的机构)提供的公寓里面长大的,他从小就受着‘你只是一个统计数字,你成不了什么大气候的’这样的环境熏陶,”詹姆斯说。“现在我们坐在新泽西的餐厅里面,Jay-Z还是网队的小老板。他告诉我,‘记得你是从哪里来的,是什么把你带到这里来的,还有为什么你这么喜爱这项运动。’”

  他会去看海潮,骑自行车,但是他最后真正属于的殿堂还是不会变化的。“明天下午一点,篮球场,”詹姆斯说,“那是让我心灵平静的地方。我的第二个家。我在那里才知道我自己能做什么。在球场的时候,我不需要回答任何问题。我只是和队友和教练在一起,打出精彩的比赛给人们欣赏。篮球场是我可以暂时抛弃一切的地方。”

  第二天,在麦迪逊花园球场,詹姆斯在更衣室里跟着嘻哈音乐一起低唱。他还饶有兴致的随着音乐跳了下舞。到了下午1点,他在唱国歌的时候观众喝了他的倒彩,赛前介绍的时候又被观众嘘了一次。在第三节他踩到了场边粉丝的脚,崴了脚踝倒在场上,这时观众又朝着他嘘了一阵,而在别人搀扶着他站起来的时候又有观众的嘘声。

  接下来的晚上,在新泽西州纽瓦克的保德信重心,詹姆斯受到的嘘声更多。不过在最后的5分钟,热队还落后篮网队5分的时候,詹姆斯自然而然的站出来了。詹姆斯接管了比赛,他先是开始在三分线外控球,然后后撤了几步像是要准备蓄积他的能量。“当他那样的时候,”篮网队前锋德肖恩-史蒂文森说道,“那就好像是你在面对着一辆卡车。”他开始进攻了,他打出了一波接着一波网队无法阻挡的攻势,他连续拿下了17分,而且没有一个球是从距离篮筐5英尺外的范围进的。新泽西的球迷们疯狂了,他们站起来欢呼,用手机拍摄照片,高喊MVP!好像他们是迈阿密的球迷一样。

  热队以101比98拿下比赛以后,詹姆斯看到Jay-Z的侄子在场边观众席上,他把自己的头戴套到了小男孩的脖子上,小男孩收到的同时还有一双詹姆斯刚刚脱下来的耐克球鞋。他跟热队的电视发言人说他从来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在客场听到对他高呼的MVP呼声。还有,他收到了一条信息,来自以前的教练丹穆布洛特,信息的内容是说:你还得抢到更多的篮板球。

  在采访之后,詹姆斯慢慢的回想这次在泽西城的谈话。“这样可以么?”他问道。他想要掩盖住他的笑容,不过他的牙齿还是露出来了。当然。这就是你本来的样子。然后,他穿着袜子走开了。

  如果不是篮球,詹姆斯的童年只剩下关于贫穷、动荡的记忆。勒布朗快3岁时,他得到人生中的第一个篮球。格利亚和男友埃迪给勒布朗买了一套篮球装置玩具。这个晚上,勒布朗的外婆、42岁的弗雷达死于突发心脏病。勒布朗的童年时光在阴郁中度过。这期间,他爱上了迈克尔·乔丹,爱上了篮球,他为自己挑选了印有23号的球衣。詹姆斯总是说:“童年太糟糕了,我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街头抽烟还是回到教室,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做个小偷……但当我走到球场上时,我知道我只需要做一件事:打好篮球!”在勒布朗那间狭小的卧室里,贴满了飞人乔丹的海报。詹姆斯从小就梦想自己能长到1.98米,像乔丹一样在场上飞翔。当他的身高超过1.98米直奔2.03米时,他一度因此懊恼不已。不过现在他已经不计较了,2.03米的他,经常如1.98米的飞人一样,在场上做着各种匪夷所思的飞翔扣篮动作。从他身上,世人看到了属于飞人的飞翔。后记:再来,他还会那么谦逊吗勒布朗·詹姆斯走后,我又结束了一段忙忙碌碌的日子,好好休息了两天。当然,比起去年5月采访乔丹的那段日子,这次简直就算不上劳累。那天陪詹姆斯爬完长城回来后,我从电脑上翻出了去年5月乔丹在长城上的照片。我发现,即使和詹姆斯并排站在长城上,仍然没有翻看乔丹照片时那样的激动。我清楚,詹姆斯,他属于下一代人。属于正在读高一的刘鸣鸣,属于正在读高二的李健,我清晰地记得那两张年轻的脸上,绽放着发自内心的惊喜。而我,则只能活在对乔丹的记忆中了。突然想,如果日后有一天勒布朗·詹姆斯登上总冠军奖台,如果今后他真的成就了乔丹那般霸业。他会不会还来重登一遍长城?我希望那时我同样能一同前往,无论我在做什么。我好像急于知道他和今天相比的变化——他的身边,仍然是那个小鸟依人的女孩吗?他们仍然会走几步就很亲密地合个影吗?他的语气,仍然会那么低调谦逊吗?他的身边,仍然是他的那群儿时的朋友吗?他仍然会不停地告诫那些孩子,要打团队篮球吗?如果到那时,他一定要爬到海拔888米处的那个石碑前,那上面刻着:“不到长城非好汉”。不管怎样,我已经陪两个23号都登过了长城。作为一个篮球记者,这大概可以算做我职业生涯中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吧。 我一共去过四次长城。前两次是和朋友出去游玩,爬的都是黄花城的野长城。后两次去的则都是万里长城的著名景点——去年5月是八达岭水关长城,上周五则是八达岭居庸关长城。去年5月是采访40岁的迈克尔·乔丹;上周五则是伴随20岁的勒布朗·詹姆斯。是上天注定的吧?这两人,都是23号。在这之前,全世界的人就都在说,这个23号,是NBA惟一有资格继承那个23号衣钵的人。通俗地说,就是惟一可能的,万众期待的“乔丹二世”。世人把前一个23号称为“飞人”,把后一个23号称为“小皇帝”。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anufaktion.com/zexicheng/1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