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切尔·卡逊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蕾切尔·卡逊(Rachel Carson,1907年5月27日-1964年4月14日),美国海洋生物学家,她的作品《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引发了美国以至于全世界的环境保护事业。

  卡逊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的斯普林达尔的农民家庭,1929年 毕业于宾夕尼亚女子学院,1932年在霍普金斯大学获动物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先后在霍普金斯大学和马里兰大学任教,并继续在马萨诸塞州的伍德豪海洋生物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但由于1932年她父亲去世,老母需人赡养,她的经济条件不允许她继续攻读博士,只得在渔业管理局找到一份兼职工作,为电台专有频道广播撰写科技文章。1936年通过了严格的考试筛选,战胜了当时对妇女在行政部门工作的歧视,作为水生生物学家,成为渔业管理局第二位受聘的女性。她的部门主管有一次认为她的文章太具有文学性,不能在广播中使用,建议她投到杂志,居然被采用,出版社建议她整理出书,而她于1937年因为姐姐去世,还需要负责两个外甥女,经济也需要支持,1941年出版第一部著作《海风的下面》,描述海洋生物。

  蕾切尔·卡逊日间从事科研工作,夜晚进行环保问题的写作。她曾向许多报刊杂志投稿,阐明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的紧迫性。

  1941年,她出版了第一本书《海风的下面》。这本书虽然受到科学家和文学评论家的好评,但是销量却很小,原因在于人们对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

  这时,她开始越来越直接地撰文探讨环保问题。如过度捕鱼将导致海洋生物资源枯竭和生物链的断裂,超量抽取河水会造成水资源缺乏而引发一系列严重后果,大气、土壤、水污染将给人类带来生存与发展的灾难。

  1948年,她根据最新的科学研究成果撰写一部关于海洋自然科学发展的专著。这本名为《我们周围的海洋》,于1951年出版,销量出奇之大。

  1949年她在管理局(已经更名为“鱼和野生动物管理署”)内晋升为出版物主

  编,她这时开始撰写第二部书,但15次被不同的杂志退稿,直到1951年被“纽约人”杂志以《纵观海洋》的标题连载。“自然”又出版了另外一部《我们周围的海洋》,连续86周荣登“纽约时代”杂志最畅销书籍榜,被“读者文摘”选中,获得自然图书奖,并使卡逊获得两个荣誉博士学位。

  由于经济情况有了保障,1952年卡逊辞职,开始专心写作,1955年完成第三部作品《海洋的边缘》,又成为一本畅销书并获奖和被改编成记录片电影,虽然卡逊对电影耸人听闻的手法和任意曲解的改变不满,拒绝和电影合作,这部电影仍然获得奥斯卡奖。几年中她仍然继续为杂志和电视撰写稿件。

  她抚养的一个外甥女在36岁就去世了,留下一个5岁的儿子,她收养了这个孩子,为了给这个孩子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同时还要照顾已经年届90的老母亲,她在马里兰州买了一座乡村宅院,正是这个环境促使她关心一个重要的问题,并产生了她最重要的作品《寂静的春天》。

  马萨诸塞州一位鸟类保护区的管理员给她写了一封信,告诉她DDT造成保护区内鸟类濒临灭绝,希望她能利用她的威望影响政府官员去调查杀虫剂的使用问题,她觉的最有效的方法还是在杂志上提醒公众,但杂志界不感兴趣,她决定要写一本书。

  【王者之风】小编提示:卡逊的研究成果和主要观点,集中体现了她对人类生态环境保护的科学性、前瞻性、长远性思考。此后,由卡逊敲响的环保警钟在世界长鸣不息。

  如美国学者巴巴拉沃德和雷内杜博斯撰写的《只有一个地球》、罗马俱乐部发表的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联合国世界与环境发展委员会发表的报告《我们共同的未来》,都丰富和发展了卡森的环保思想。

  1992年,在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上,保护生态环境,推进可持续发展成为与会者的共识,也成为人类世界对未来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的重要选择。

  20世纪40年代,许多国家对DDT的使用量不断增加,人们也把DDT作为减少或消除虫害的突破性成果。这种由德国人在1874年发明的价格便宜的农药非常有效,能够杀灭蚊子、科罗拉多甲虫等多种害虫。1955年卡森读到有关DDT的最新研究成果后,她确信DDT对整个生态网造成的危害被人们忽视得太久了。

  1958年,她与《纽约人》杂志签约,准备为这本杂志撰写一系列文章,并完成一本关于杀虫剂危害生态环境的书。在以后的4年中,她陆续发现了随意喷洒DDT等其他杀虫剂和除草剂危害各种生物以及人类的大量证据。卡逊还在研究中发现,一些证据表明人类的癌症与一些杀虫剂有关。1960年,就在她完成了癌症与杀虫剂关系的资料收集之后,她不幸患了乳腺癌。在乳房切除手术后不久,她的体内又出现另外一个肿瘤,为了环保事业她必须与时间赛跑,以完成她的研究。

  1962年,《纽约人》杂志发表了她基于这项研究的首篇文章,这就是《寂静的春天》前言。文章一经发表就引发了巨大的反响,公众对政府纵容一些农药公司危害生态环境而义愤填膺。而农药公司的第一反应,是企图通过起诉《纽约人》杂志而封住卡森的口,一场为保护生态环境的博弈揭开了序幕。

  当《纽约人》杂志拒绝妥协后,农药制造业策划了一场大型公关活动,旨在诋毁卡逊为环保而不懈斗争的形象,让公众把她当成一个散布恐怖的恶棍。然而几乎没有人被这种伎俩所愚弄。卡森的文章发表后,肯尼迪总统的科学顾问就要求有关人员开展调查,立即拿出一份有关杀虫剂危害生态环境的最权威报告。污蔑没有停息,抗争仍在继续。当《寂静的春天》于1962年开始在书店出售后,农药制造商雇用了一些失去良知的学者污蔑歪曲卡森的论断,赞扬杀虫剂的好处。

  同时,对卡逊进行无耻的人身攻击,DDT制造公司的总裁污蔑卡森为“维护自然平衡的疯子”。还有人对卡逊实施性别污辱,一位美国官员曾云:“为什么一个无儿无女的老处女这样关心遗传问题?”虽然卡逊的健康每况愈下,但是,她面对攻击环保的丑恶之声毫不动摇,继续宣传她的主张。1963年,她在当今著名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拍摄的纪录片中,以沉着坚定的姿态,以确凿无误的举证,用无懈可击的阐述,表达了滥用农药给生态环境造成的严重后果,重申了保护人类生存环境的迫切要求。

  不久,总统的科学顾问委员会公布了杀虫剂问题的报告,事实证明了卡逊的正确论断,致命的化学品确实在污染生态环境的情况下大规模使用,政府的一些委员会邀请她作证,并接受了她关于生命是相互联系的观点。此后,许多公司杀虫剂的生产、销售和使用受到严格的控制乃至禁用。

  令人遗憾的是,卡逊未能看到她所付出的努力,对此后人类生态环境保护产生的重要影响和积极作用。在《寂静的春天》出版后几个月,她的健康全面恶化。

  1964年4月14日,她在56岁时被癌症夺去了生命。当今,在人类为消除各种污染,保护生态环境,科学利用和节约资源能源而努力奋斗时,更加敬佩雷切尔卡森——这位在癌症缠身、生命濒危时仍然全力保护生态环境的先锋和卫士。

  1962年,《寂静的春天》开始在书店出售。杀虫剂开始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1963年,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电视节目中,卡逊和化学公司的发言人进行了一场辩论,这时她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但她尽量克制。年底她被选为美国艺术和科学学院院士并获得许多奖项,包括奥杜本学会颁发的奥杜本奖章和美国地理学会颁发的库兰奖章。最重要的是引起美国政府的重视,她最后一次在公众中露面就是在参议院调查委员会上作证,从而导致1972年在美国全面禁止DDT的生产和使用,美国厂家开始向国外转移,但其后世界各国纷纷效法。目前几乎全世界已经没有DDT的生产厂了。《寂静的春天》成为促使环境保护事业在美国和全世界迅速发展的导火线。

  蕾切尔·路易斯·卡逊(Rachel Louise Carson, 1907.5.27 - 1964.4.14)诞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泉溪镇一条乡间小河畔的农舍里。慈祥的母亲将对生命和自然的热爱连同对这个未来的科学家的期望一同留给了她。这种热爱与她的文学天赋一道,在她小学和中学期间就显露出来。1929年,她从宾夕法尼亚女子学院毕业,进入伍兹霍尔海洋生物实验室学习。1932年她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动物学硕士学位。

  在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她受雇于美国渔业局并为《巴尔的摩太阳报》撰写科学史方面的文章。1936年,她开始了长达15年的在美国渔业与野生动物管理委员会工作(FWS)的生涯,她在这个机构中被提升为出版物主编。

  蕾切尔·卡逊在美国渔业和野生动物管理委员会期间写了大量的关于环境保护方面的文章并编辑了许多科学文献。在她闲暇的时间内,她将在这个政府机构所进行的研究成果改写成抒情散文,第一篇是《海洋下面》(Undersea),发表在1937的《大西洋月刊》上。随后她写了著名作品《在海风的吹拂下》(Under the Sea-Wind,1941)。1952年,她的传世之作《我们周围的海洋》(The Sea Around Us)出版,在受到一些著名出版社的拒绝后出版,引起轰动,被翻译成32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出版发行,并于同年获得美国国家科学技术图书奖和伯洛兹自然科学图书奖。1955年她又出版了《海之边缘》(The Edge of the Sea,此书与国家图书奖擦肩而过。这些作品构成了关于海洋的传记并使卡逊成为著名的科普作家。1952年,卡逊从政府机构辞职开始了她的专业写作生涯。

  在她的专业写作生涯中,她创作了一些向读者描绘这个生机勃勃的世界中所蕴涵的美丽和有待于人类发现的奇迹的作品,包括《帮助孩子想象》(Help Your Child to Wonder, 1956)以及 《变换无穷的海岸》(Our Ever-Changing Shore,1957)。在卡逊的所有作品中都充满了激情的人文思想,她认为人类仅仅是自然的一个组成部分,但是,自然的美正在被人类的丑恶所取代,自然的世界正在变成人造的世界。

  许多学者和传记作家在研究她的一生。主要著作有:《自然的见证人》(Witness for Nature),作者琳达·利尔用了10年的时间研究她的生平和作品以及对世界的影响。这个作家的另一部关于蕾切尔·卡逊的传记作品是《消失的森林:蕾切尔·卡逊的遗作》(Lost Woods: The Discovered Writing of Rachel Carson);卡逊的生前好友多萝希·富利曼的妹妹玛莎·富利曼编辑的《永远的蕾切尔:蕾切尔·卡逊和多萝希·富利曼通信集》,编者将两人之间长达10年的的通信编辑成书,书信详尽地展示了两人之间的亲密友情;《鸟亦不鸣:蕾切尔·卡逊寂静的春天的修辞分析》(And No Birds Sing. Rhetorical Analyses of Rachel Carsons Silent Spring),作者克莱格·瓦德尔通过其收集的各种关于卡逊作品的文章分析《寂静的春天》

  美国著名刊物《时代》在2000年12期,即20世纪最后一期上将蕾切尔·卡逊评选为本世纪最有影响的100个人物之一。在纽约大学新闻学院评选的本世纪100篇最佳新闻作品中,《寂静的春天》名列第二。《匹兹堡杂志》将卡逊评选为“世纪匹兹堡人”之一, 赞扬她对现代环境保护思想和观点的开创性贡献,认为她是现代环境运动之母。她对公众和政府加强对环境的关注和爱护的呼吁,最终导致了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的建立和“世界地球日”的设立。

  让我们用蕾切尔·卡逊著名的一段话作为此文的结尾:“我们关注宇宙中自然奇观和客观事物的焦点越清晰,我们破坏它们的尝试就越少。”中国科普研究所 李大光

  蕾切尔·卡逊因乳腺癌不治于1964年逝世,时年56岁。 在她去世后,1980年美国政府追授她美国对普通公民的最高荣誉——“总统自由勋章”。

  《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播下了新行动主义的种子,并且已经深深植根于广大人民群众中。她的声音永远不会寂静。她惊醒的不但是我们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美国前副总统 阿尔·戈尔为再版作的前言。

  美国有十多个州在当天举办了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而各大报章纷纷刊文,以示缅怀与纪念,并分析她的精神遗产对今日世界的重要意义。

  克林顿的副总统、环保分子艾尔·戈尔公开表示,他当年之所以投身环保事业,正是受了卡逊女士的启迪。

  “《寂静的春天》播下了新行动主义的种子,并且已经深深植根于广大人民群众中。”戈尔在该书中文版的序言中写道:“1964年春天,蕾切尔·卡逊逝世后,一切都很清楚了,她的声音永远不会寂静。她惊醒的不但是我们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寂静的春天》的出版应该恰当地被看成是现代环境运动的肇始。”

  他甚至说:“《寂静的春天》的影响可以与《汤姆叔叔的小屋》媲美。两本珍贵的书都改变了我们的社会。”

  《寂静的春天》详述了滥用DDT等杀虫剂带来的严重的环境危害,立刻引起强烈争议,今天已经成为现代环保运动的经典,多年来畅销不衰。其出版商Mariner / Houghton Mifflin自1987年出版该书25周年纪念版以来,仅平装版便卖出了150万册,现年每年仍能卖掉3万册。

  可能是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对科学技术和经济的迅猛发展惊喜赞叹,额手称庆。但是,每当春天来临之际,人类仅存的理性精神就会因为有人偶尔提及的名字——蕾切尔·卡逊及其惊世之作《寂静的春天》而唤醒。人们会打开紧闭的门窗向外眺望,今日的春天是否寂静?明日的春天是否会寂静?

  2007年5月27日是美国女作家、科学家和环境保护运动的先驱蕾切尔·卡逊(Rachel Carson,1907-1964)诞辰100周年纪念日。

  蕾切尔·卡逊为20世纪的环保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直至她逝世后的21世纪,人们仍然牢记她对环保事业的贡献。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anufaktion.com/kasenshi/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