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泰晤士河看伦敦荣辱兴衰索尼A7RM3英伦纪行

  很荣幸作为中国特邀媒体前往伦敦报道SWPA2019的颁奖典礼,也非常自豪地见证了多为中国摄影师获奖。其中摄影师张博原与张益铭分获发现类和静物类二等奖,公开组文化类优胜奖&国家专项第一名被摄影师潘建华收入囊中。真心希望有更多的中国摄影师可以参与其中并获得更多荣誉。

  来到伦敦,除了报道这项盛大的赛事之外,当然少不了四处游逛一番。去年第一次来伦敦时我就觉得伦敦在气质上是“低调而不失优雅,绅士却又有些玩世不恭”,而这一点跟索尼A7RM3特别像。这次我们前往的景点几乎都在贯穿伦敦的泰晤士河畔,于是在并不多的闲暇时光里,我带上索尼A7RM3开始了这次沿着泰晤士河看伦敦的行摄之旅。

  4月16日的上午,厚厚的云层遮住了太阳,我们的目的地的距伦敦将近1小时车程的温切斯特。

  温切斯特相比伦敦已经称不上城市了,它更像一个小镇。没有高楼大厦和钢筋水泥,更多是原汁原味的老街和随处可见的绿植鲜花,没有紧迫的生活节奏,更多是相对悠闲的行人。

  初到温彻斯特让人有一种分外的好感,可能是在城市生活太久,更加向往这样温暖而惬意的地方,亦或是配上这样阴郁的天气,让温彻斯特显得愈发柔软。但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镇,曾经却是英格兰王国的首都。

  早在英格兰还是7个分裂的国家时,温切斯特就是当时最为强盛的韦塞尔斯王国的首都。直到9世纪,七国统一形成了真正意义的英格兰,这里依旧是整个王国的中心!就连法国威廉王入侵后的加冕仪式都要特意在温切斯特再次举行一次,可见温切斯特在英格兰王国的地位,即便不再是首都,曾经的那份荣耀也不曾失去。难怪后来有人说,若是想要了解英格兰人,就不能不来温切斯特。

  在这里最著名的应该就是温切斯特大教堂了,它是英格兰最大的教堂之一,也是全欧洲拥有最长中殿的教堂,长约160米。这座教堂的前身叫做奥尔特敏斯特教堂,建于公元642年,不过很遗憾,这座教堂早已被拆毁。我们现在看到的教堂是1093年在旧教堂原址上重新兴建起来的,历经近千年,经过多次修缮,才得以保留至今。

  拍教堂12-24mm镜头绝对是最适合的利器,比起16-35mm镜头,虽然在光圈上小了一级,但是在广角端却宽了近4mm的视角,这在拍摄教堂时非常重要,宽广视角可以让教堂宏伟感更强烈。同时A7RM3的高感画质还是给力的,虽然是像素机,但是高感画质毫不妥协,在ISO3200时完全没问题。

  在温彻斯特老城区还保留了一段老城墙,登上老城正巧看到一对鸽子正在打架,针锋相对各不相让。此时的我已经来不及大幅度调整相机,以最快的速度减了一下曝光补偿,这个动作属于凭感觉,因为已经来不及看具体刻度了。这个操作之所以可以快速操作下来还是得益于索尼机身上的拨盘设置。然后一边取景一边快速将光圈放到最大拍摄,好在索尼相机的响应速度和对焦速度精度都足够优秀,抢下了几张比较精彩的瞬间。事后想想,幸好没有去过多调整相机的设置,因为这个“战斗”线个回合就结束了,可能就是5秒钟左右的时间。

  下午依旧是阴天,而且变本加厉的开始有一些淅淅沥沥的雨点落下。我们从温彻斯特回到了伦敦,前往里士满公园。这是一座占地9.55平方公里的公元,是伦敦最大的皇家园林。这里最著名的是拥有超过600只鹿,而且是散养的,也就是说当你逛公园的时候,可能无意见就会看到对面有一群鹿向你走来。而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一群小鹿!

  我们从北京出发伦敦前,索尼刚刚发布了A7RM3的新固件,升级后可以实现对动物的眼控对焦,所以我们的目的很明确,找到小鹿,感受一下索尼的最新对焦技术。不过我们的想法太简单了,这偌大的公园里望不到尽头,加上阴雨的天气,远处的雾气更显这个公园的广阔。放眼望处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几乎没有其他游客,越往树林深处走去参天古树就越来越多,也就越觉得人原来可以这么渺小。

  不过我们还是很幸运的,一群鹿正卧在草地上休息,我们不敢离得太近,只好各自找到最合适的距离开始拍摄。鹿的眼睛成功被对焦点识别到了,绿色的小框一直追着鹿的眼睛,按下快门后回放,眼部合焦精准。说实话,在看到小鹿的那一霎那,我没觉得它的眼睛能被识别出来,因为实在太小了。不过事实证明,索尼的眼控对焦技术还是很先进的!

  其实上一次来伦敦就一直想到大英博物馆转上一转,可惜由于行程原因,一直是只闻其名未见其面。这次终于可以一尝夙愿了。

  大英博物馆,成立于1753年,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宏伟的综合性博物馆,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博物馆收藏了世界各地许多文物和珍品及很多伟大科学家的手稿,藏品之丰富、种类之繁多,为全世界博物馆所罕见。

  大英博物馆的正门仿的是帕提农神庙,颇有些神圣感。一进大殿,豁然开朗,整个大殿更像一个带有玻璃顶的大广场,广场一周就是一个个的展厅,按洲际和国家区分,几乎全世界所有的文化、艺术、文明都能在这里看到。

  由于这里实在太大了,只能走马观花的大致走了几个馆,但依旧只看到了博物馆的九牛一毛,如果想要好好游览这里,真的要抽出两到三天的时间。

  不得不说,大英博物馆有很多展厅的光线要比之前说到的温切斯特大教堂里还要暗,有些照片居然要用到ISO12800,不过即便放到100%看,这噪点还是能接受的,毕竟这个可是ISO12800啊!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拍摄一只猫的雕刻时,动物的眼控对焦居然启动了,而且识别到了猫的眼睛部位,这实在是没有想到的,不得不说很强大!

  金丝雀码头本是这次行程外的景点,但是经过多次建议后,导游决定将其安排进我们的行程里。我实在对高楼大厦提不起兴致,但是到了这里我只想说:不虚此行!

  金丝雀码头是英国首都伦敦一个重要的金融区,这里坐落着英国最高的三栋建筑,高235.1米的金丝雀码头塔、以及同高199.5米的汇丰银行塔和花旗集团中心。

  曾经金丝雀码头是伦敦最忙碌的码头之一,但是上世纪60年代,金丝雀码头开始衰落,直到1980年,这座拥有22平方公里的码头就此停止了运营,彻底关闭了。上世纪80年代,政府开始开发这一地区。开发商仅用了1年半的时间,便在这里建造了7座高楼,一时间成为建筑行业的一个奇迹。

  如今,这里成为许多银行的总部、分部和商业巨头总公司落户的首选之地。当然这里也是摄影的好去处,借助建筑物的玻璃幕墙可以拍摄非常漂亮的建筑作品,码头的小港湾也可以拍摄倒影的画面,这里的小火车和地下铁也都是很好的拍摄对象。

  如果时间充裕的话,也可以驱车前往格林威治天文台的山顶,远眺金丝雀码头的高楼林立。

  卡姆登镇与上面写到的金丝雀码头是个截然相反的地方,这里是一个远离政治、金融困扰的世外桃源。如果说金丝雀码头更多看到的是西服革履,那么这里则是纹身、皮革与铆钉。

  从1791年开始发展到现在,这里已经成了伦敦零售、旅游、娱乐以及另类文化等方面的中心。服饰、装饰品、工艺品、美食、纪念品应有尽有,有种到了中国某小商品批发市场的感觉。

  这次伦敦之行的时间很短暂,因此很难走的太远,除了一些经典的打卡地点,在伦敦街头走走拍拍也成了我们这次行程中的一项。

  虽然这厮第二次来伦敦,但是就像我去年所说,伦敦是一个一步一景的城市,每个地方都非常有韵味。现代与古典的交汇在这个城市成为了永恒的主旋律,配上英伦范的路人,实在是难得的街拍圣地。

  这次最意外的经历是因为英国的环保组织游行,很多道路因此被封路。滑铁卢附近横跨泰晤士河的一座大桥也因此被封,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桥上行走拍摄,这可能是再也不会遇到的事情了。

  在伦敦市里游走就不能不去海德公园转一转,作为英国最大的皇家公园、伦敦最知名的公园,我想海德公园可能就像北京的北海和颐和园吧。

  海德公园里有很多骑行的人,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水禽湖,里面有很多种禽类在里面溪水。这里的水禽并不怕人,它们还会游到岸边向游客要吃的。我试了几次对于禽类的眼控对焦,不过可能是禽类的造型和眼睛位置及大小的缘故,一直没有实验成功。

  我不死心,又对着小松鼠做了一番眼控对焦的实验。由于松鼠这种动物警觉性很高,我无法靠近拍摄,因此松鼠在画面所占比例其实很小。不过即便如此,松鼠的眼睛还是被识别到了,这一点也是很让人惊喜的。

  短暂的行程转瞬即逝,一眨眼一周的时间就过去了。在这一周里我经历了中国摄影师获奖的喜悦,也看到了更加英伦味道的温切斯特,参观了梦寐以求的大英博物馆,见到了野生的小鹿,仰望了金丝雀码头的3座最高楼,去卡姆登镇淘了宝贝,见识了英国的民间组织可以如此“不讲理”的封路游行。这么多事情都在一周时间装进了我的眼里和脑子里,好像还来不及回味就结束了。

  好在这满满的行程,满满的回忆都被我手中A7RM3记录了下来,让我可以看着照片慢慢体味当时的情景与心情。而索尼A7RM3也不会让人失望,不但可以随时记录下行程中的点滴,而且在画质、色彩、对焦精度上都足以保证,不会错失每一段回忆。

  本次携带的镜头也值得一提,F4系列的FE 12-24mm镜头与FE 24-105mm镜头,不仅体积小巧轻便,还能将12-105的焦段全部覆盖。SonnarT*FE 55mm F1.8ZA则可以提供足够大的光圈,获得更柔美的虚化,而且同样体积小巧画质出众,这三支镜头绝对是旅行不二选择。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anufaktion.com/kamudeng/5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