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上海向伦敦学什么③精细化城市空间设计见细节

  如今的伦敦是与纽约比肩的国际金融中心,也是全球最富文化底蕴与创意的城市之一。它所提供的适宜的、具有人文关怀的、开放包容的居住与工作环境,吸引着世界各地人才汇聚。

  上海与伦敦的城市定位与发展途径有较多相似之处。在迈向全球卓越城市的进程中,上海正面临着伦敦曾经经历和正在应对的问题,例如人口集聚、空间紧缩、交通堵塞、环境污染等等。澎湃新闻即日起连载的四篇文章分别聚焦伦敦的金融、交通、空间与文化创意产业四个领域,旨在从政策战略制定的角度探索伦敦在上述四个领域的发展历史、特色与经验。结合上海在这些领域的发展现状,总结出伦敦的经验教训对上海的借鉴与启示。

  伦敦作为全球城市是精细化城市规划管理的积极倡导者与实践者。英国中央政府与伦敦市政府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提倡强调以人性化、个性化、地域性的角度来打造伦敦的公共空间。公共空间被认为是一座城市设计规划的核心,构成了城市的基本框架,并体现着城市的文化内涵与特色。

  在公共领域的战略规划方面,首先,伦敦明确了公共空间的核心地位。1999年建筑师Richard Rogers领导组建了Urban Task Force (城市任务组),发表了具有重要影响的报告“Towards an Urban Renaissance” (《迈向城市复兴》),在报告中Rogers提出了城市设计将围绕公共空间而展开的战略。这一思想在之后发布的城市规划政策与战略指南中都有所体现且被进一步发扬光大,包括2004年大伦敦市政府颁布的 “The London Plan” (《大伦敦规划》),以及后来陆续发表的 “Opportunity Area Planning Framework”(《机会地区规划框架》),及“Mayor’s Transport Strategy”(《市长的交通战略》)等等。其次,伦敦在精细化城市设计领域具有宏观、中观与微观三个层面的控制框架。围绕这三个层面伦敦政府制定了总体纲领,以及符合总体纲领精神的一系列互相联系和作用的操作性制度。最后,伦敦历任市长积极推动公共空间建设。利文斯通在伦敦中心区征收“交通拥堵费”,减少污染物排放量,缓解中心区交通堵塞。他还推行“100个世界广场计划”和“伦敦步行计划”。在此基础上,约翰逊进一步强调郊区的公共空间规划同样重要。他提出建设开放而清晰的公共空间网络,启动了“50条更美街道计划”。

  在以上政府战略与规划政策的指引下,伦敦的精细化城市公共空间获得了迅速发展,主要具有以下特征:首先,形态多样化。伦敦拥有公园绿地、规模与功能不同的各种城市广场、河滨空间等不同类型的公共空间。即使在商业集聚的中心城区,仍十分重视城市绿地的覆盖率。其次,社会权属混合化。较多向公众开放的公共空间实际由私人企业设计打造并参与运营管理,通常这样类型的公共空间品质、安全度与清洁度都更高,更加符合精细化管理的理念。

  伦敦在城市空间设计与规划领域集聚了很多富有特色的案例与前瞻性的理念。例如,泰晤士河塔桥附近的空间规划,从“以人为本”的理念出发,研究人如何接受并处理外来感官信息,并据此在设计构图时充分考虑人的动态感知对空间规划的影响。视觉上伦敦塔桥、伦敦塔、市政厅等标志性建筑符合游客对伦敦的先验认知,满足了游客到此一游并“打卡”的愿望。同时,泰晤士河边的水流声与汽笛声,以及伦敦潮湿阴冷的空气、微风及绵绵细雨也从听觉与触觉的角度满足了游客的感知体验。然而对于已经熟知这些景点的当地居民而言,泰晤士河南岸的公共空间(如波特公园、Hay’s购物中心、Unicorn剧院)则主要提供室外聚会、运动、购物、休闲等功能。

  再如伦敦卡姆登地区适应气候变化的规划项目,通过合理的设计,使公共空间可以拥有提供绿荫、储存雨水、调节城市温度等多种功能,以应对气候变化对全球城市建设与居民生活带来的影响。卡姆登地区的空间规划主要从控制气温、降低洪涝威胁和管理水资源这三方面入手。通过最大化利用绿廊、小尺度公共空间、行道树、生态屋顶(green roof)等方法控制气温;使用可持续城市排水系统降低洪水威胁;收集储存雨水并使用中水回用技术减少使用水资源。

  又如考文特花园的城市夜生活文化空间。以剧院和特色商店为主要特征的考文特花园,现已成为伦敦的主要旅游景点,更是伦敦夜生活的天堂。这一区域汇集了大量的剧院、美术馆、博物馆、历史建筑,同时是伦敦的核心商业区。它的特色之一是坚持以人为本的步行系统设计,宽敞的步行空间处处体现人文关怀。笔者观察到,无论是游客或伦敦居民,也无论是任何年龄层次的人们,考文特花园对他们而言都是休闲与聚会的绝佳场所之一。白天的观光和购物结束之后,夜间他们移步至餐饮、酒吧、艺术俱乐部、歌剧院和其它文化场所继续消费。因此,考文特花园很好地承接了游客的日间和夜间活动,满足了不同游客的不同需求。

  伦敦精细化的城市公共空间设计离不开其完善的管理架构,地方自主效能的发挥,以及公众积极的参与及技术支撑。伦敦经验对上海的镜鉴意义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首先,城市设计应当服从城市整体发展战略。精细化城市设计是城市整体复兴战略中的重要环节,应与社会、经济、文化层面的提升有机结合。例如,伦敦的城市设计与公共空间更新与其塑造城市品牌、提升城市形象、建设全球顶端城市的战略高度一致。其次,城市公共空间设计与规划必须以解决实际城市问题为导向,满足社会需求。例如,伦敦在打造城市公共空间的过程中兼顾了生态环境改善和历史建筑保护等多种功能需求。最后,完善且弹性的管理体制也非常重要。在伦敦城市空间设计与规划体系中,地方政府在中央政府的战略引导下享有充分的自主空间,同时在秉承因地制宜的理念的基础上赋予规划师和城市设计师更多的自由发挥余地。

  近年来上海也是精细化城市设计规划的积极倡行者。但是目前上海的城市规划中仍有一些亟待解决的严峻问题,例如中心城内部功能品质有待提升、用地结构还有待优化。与伦敦相比,中心城绿地比重较低,商业用地比重过高。从空间布局来看,中心城区的商务中心缺乏合理规划,且有向周围地区无序蔓延之势。历史保护、文化发展、空间环境等各方面皆体现了一座城市公共空间的品质与城市魅力。上海现有公共空间对历史保护的范围、内涵、和方法仍有提升空间;大型文化场馆的集聚度、数量和国际影响力需要进一步增强;基础性文化设施应注重管理和服务能力的提高。

  除此之外,空间的失序和失落也是上海城市公共空间设计规划的突出问题之一。空间发展过程中突变多渐变少,相互孤立且缺乏衔接,及高辨识度地区建筑物的破坏,都会在很大程度上降低市民的共同认知与集体记忆。在上海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开发商不惜牺牲绿地空间也要千方百计拓展商业和居住用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更需要政府部门的积极引导、监督与干预。

  未来上海一方面应继续在长三角层面顺应区域一体化的发展趋势,研究进一步提升上海辐射功能的方法。另一方面应考虑如何改善空间设计与规划,科学处理中心城区与郊县地区和周边卫星城之间的关系,提升城市品质。具体而言,提升城市公共空间品质可以从以下三方面综合考虑:创建人性化的公共空间、强调历史文化内涵和公共艺术品质、推进生态绿地建设。总而言之,未来城市竞争力体现于人才的竞争,适宜的居住环境才能对高端人才具有一定的吸引力,因此品质突出的城市环境是城市规划的重中之重。上海应借鉴伦敦等全球城市的经验,出台专项政策,提升城市环境的宜人性和艺术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anufaktion.com/kamudeng/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