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中餐馆 是什么让他们这么受欢迎?

  从星期六的十一时起,“幸运”中餐馆餐厅的电话铃声差不多就没停过,都是要外卖的。老板娘李太太一边听电话,一边把菜名写在纸上:“一份蘑菇鸡丁,酸辣汤不要太辣,好的好的……”

  从星期六的十一时起,“幸运”中餐馆餐厅的电话铃声差不多就没停过,都是要外卖的。老板娘李太太一边听电话,一边把菜名写在纸上:“一份蘑菇鸡丁,酸辣汤不要太辣,好的好的……”老板兼大厨李先生待在灶台前,耳听六路,不必太太招呼,就从密集的铃声中知道太太走不开。但他在把一沓订单拿走之前,用厨房的座机拨打附近一所大学医学院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的电话,只用家乡方言说一句:“珍珍,快来帮手。”十五分钟后,一辆车子开进停车场,一位年过四十的中国女子下车,一阵风似地进门,说一声:“妈,我来。”妈妈抬头,揩一下额头的细汗,笑着把话筒递过去。

  伴随电话铃声的,是客人进门的脚步声。午餐进入巅峰状态,李太太引客人就座,厨房里炉火熊熊,刀、铲、勺一起作响。侍应生小跑进厨房,把一盒盒外卖拿走。李先生打了求援电话后炸了一盘春卷,李太太进厨房拿走,放在电话机旁--这是宝贝女儿的午饭,让她抽空吃。

  “幸运”餐馆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中型城市。上世纪80年代,李先生夫妇从号称“中国第一侨乡”的广东台山移民到这里,盘下一个西餐馆,改营中国菜。经过几年拼搏,生意越来越好。本地电视台还把它列为本市“十家最受欢迎餐馆”之一,生意因此变得更加红火。

  这“应急模式”是在女儿上高中时开启的。父母为了不耽误孩子,不到“撑不住”的节骨眼绝对不打电话;女儿放学后做完功课就来餐馆干活,无论切菜、洗碗、上菜、结账,样样都行。她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英语当然胜过自谦为“三脚猫”的妈妈,只要她在,接听电话就由她担下。珍珍品学兼优,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从本科读到博士,无论何时,有一样东西从来没变过,那就是老爸的电话一来,她会在半小时之内赶到,极少失误。

  转眼间,十年过去,珍珍拿到了博士学位,在实验室辅助已任教授的夫婿,研究一个有关老人痴呆症的项目。珍珍的丈夫是白人,结婚晚,婚后没要孩子,他们俩约定待这个项目出了成果之后才考虑。

  珍珍左手拿话筒,右手写订单,而后把订单拿进厨房。如果客人有特别要求,她会用地道的台山话交代:“爸爸,小心这一单,客人有花生过敏。”

  这天有点特别,中午十二点半,餐厅电话响个不停的同时,极少动静的厨房电话响起。李先生接了,还没来得及说“哈罗”,对方说:“爸,我是雅各。知道这个时间最忙,但我必须和珍妮通电话。”是洋女婿,听口气急如星火,李先生赶紧告诉女儿。正在接电话的女儿暗说一声糟糕,说:“对不起,要耽搁您一会儿,我尽快回电。”珍珍快步走进厨房,拿起话筒,一脸抱歉,她低声解释,请他理解。

  高峰期一过,珍珍进到厨房,拿起爸爸专为她做的“糯米鸡”,边走边啃,赶回实验室去;忙得不可开交,是女儿的常态。爸爸妈妈早就看在眼里,好几次下决心请一个半工,专接外卖电话,但时间不上不下,没一个人做得长久。况且,无论谁都没有女儿干得好,她那得体、利落、实在,客人都夸个不停。

  午餐告一段落,李先生和太太说起刚才女婿的来电,都觉得有点不寻常。晚间,李先生不放心,给珍珍打电话。珍珍说中午是她把抽屉的钥匙放错了地方,雅各找不到,所以打电话来。

  第二天中午,复制了前一日的忙碌。出于惯性,李先生用厨房的电话找女儿,一切照旧。可是,多了一档“意外”--女婿雅各打电话进厨房,要珍珍接。珍珍接电话的神情,有了更多的愧疚。

  接下来两个月珍珍在担任“救火队长”期间,雅各的来电多了。珍珍的解释、争论的声音,被抽油烟机的呜呜声掩盖了不少。但老爸竖起耳朵听,通话里夹着的专有名词,什么基因、染色体、核苷、端粒、线性,他听不懂,但知道耽误了女儿的正事。

  李先生派太太去问女儿,是不是婚姻出现了危机?如果导火线是她从实验室开小差,就绝对不能再来。珍珍解释:实验确实到了最关键的阶段,有时候她离开,数据无法及时提交,雅各就急眼。但经过协调,每次都有着落,事后和好如初,离婚是绝对不会的。

  这以后,李先生再也不向女儿告急。珍珍放心不下,打电话到餐厅去,如果遇到多次忙音,便直接赶来。高峰期过去,女儿要走。妈妈说:“不要给你爸看到,他会骂死我。”

  一天凌晨,珍珍接到了一个电话,得知雅各获得了学术领域一项重要的年度医学奖。他们并不晓得,这一项目,作为医学博士的珍珍也是参与者。

  雅各夫妇放下电话,无法入睡。次日上午八时,给餐馆厨房拨了电话,买菜回来的李先生刚一进门听到电话铃声,接听,是珍珍。李先生高兴太过,手一松,菜散了一地。

  中午,李太太让新来的墨西哥裔小姐包接电话,她可不懂什么是“北京烤鸭”、“宫保鸡”,而她自己坐在厨房打电话给尽可能多的亲友:“喂,珍珍的鬼佬老公‘可’了个医学奖。”这是台山土话,“鬼佬”即洋人,“可”是“拿到”。“可”字特别拉长,把“探囊取物”的骄傲表露出来。李先生在炉前只顾呵呵傻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anufaktion.com/hakensake/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