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之神崛起:吉米·亨德里克斯

  在他之前,电吉他从未如此爆裂,也从未如此性感,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直到1965年时仍然默默无闻的年轻人,一下子成了摇滚乐的代名词呢?

  当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在1967年的蒙特雷流行音乐节的结尾,用一把燃烧的芬达Stratocaster为演出画上惊叹号时,那是摇滚乐历史上永恒的一幕,也是这位伟大的迷幻表演者最为辉煌的一幕,更是吉米对吉他之神的深情与感激。

  “我可以坐在这里一整晚,对你们不停说说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我只是想抓住你们的注意力,”亨德里克斯对着台下崇拜的人群说,“但是我真的做不到,所以我只能把我真正热爱的某些东西献祭出来。我并不觉得我是疯了,但是今天,我觉得我没有做错……我不知道我还能做别的什么了。”

  与此同时,亨德里克斯让他的吉他发出人猿泰山般的回溯巨响,随后他与另外两位英国老乡贝斯手诺尔·瑞丁(Noel Redding)和鼓手米切尔(Mitch Mitchell)一起,将the Troggs乐队的《Wild Thing》改编成了最具煽动性的版本,这一刻他把自己的名字烧灼在了摇滚乐的历史上。

  25年后(也是他死去的20后),吉米·亨德里克斯终于获得了他作为吉他手、音乐家和表演家的正式认可,在1990年1月15日,他与Bobby Blue Bland、Johnny Cash、飞鸟乐队等摇滚乐前辈一起入选了摇滚名人堂,讽刺的是他的前乐队艾斯里兄弟(the Isleys)也在同一批被选入。

  但是对亨德里克斯来说,虽然在英国流亡了九个月,但他与他的三人组合Jimi Hendrix Experience重回美国演出之后一鸣惊人,在蒙特雷音乐节上人们的热烈迎接就是最好的回报。而吉米则用点燃他的吉他的方式来说“谢谢”,这是一个戏剧化但由衷的行为,根植于他心中对于吉他这种乐器的热爱。

  这是一个刚刚24岁的年轻人才能做得出来的举动,在短暂入伍的时期里,他经常抱着斧子才能睡着;随后在巡演的大巴上,他还只是一个节奏布鲁斯的入目边缘人。在言谈之间,他经常表现出害羞和要强,他把自己的生命都献给了自己的梦想和麻烦,而最终他创造出来的,是一种爆炸性的全新的吉他语言——粗糙但又像管弦乐一样复杂,爆裂而又充满深情。

  “效果器的哇音踏板非常伟大,因为它没有任何的音符,”亨德里克斯在滚石1968年第一次对他的专访中间提到,“只要你踩住踏板,踩出一串颤音,然后鼓跟进来,这就是我所喜欢的感觉,不是抑郁,而是那种期望着什么东西的孤独和沮丧感。就好像有一种情绪在蔓延开来。”

  正是这种渴望驱使着亨德里克斯演奏和演唱每一个音符,在舞台上、在录音室里、在无数次的巡演中,那些无穷无尽的吉他段落就像是他内心无休无止的激情。

  亨德里克斯的创造力来源于他把自己惊人的技术与声音的想象力、以及那些巧妙的吉他效果——回溯、失真和纯粹的巨大音量结合在了一起,他改变了摇滚乐,也让电吉他这种乐器永远成为了摇滚乐的代名词。

  因此,亨德里克斯在流行音乐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激烈的个人形象,加速了摇滚乐在60年代末期的巨大变化,他革命性地综合了吉他的暴力、勇敢的即兴和空灵的旋律,而他的最终源泉是布鲁斯。

  亨德里克斯也是美国黑人音乐传承中的关键人物,虽然他的舞台形象——狂野的摇滚明星,是针对白人观众的,而且一开始被黑人世界广泛拒绝,但是亨德里克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重塑了他的祖辈和父辈们的音乐——罗伯特·约翰逊、穆迪·沃特斯、查理·克里斯蒂安、查克·贝里,这些人的音乐被他改造成了电子化的新型灵魂乐和哀婉的芭乐。

  他在放克、布鲁斯和电声方面的经验帮助他改造了浪漫主义的波普乐,这也让他反向地为后来的黑人摇滚和节奏布鲁斯的创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然的话,也绝对不会再有像乔治·克林顿、迈尔斯·戴维斯、Prince和Living Colour这样的后来者。

  与此同时,亨德里克斯经典的舞台造型和公然的性暗示,也为后来者们开了个好头。

  不幸的是,亨德里克斯在1970年时离开了我们,这距离他一鸣惊人的蒙特雷音乐节才过去仅仅三年,我们甚至都没能来得及看到他未来可能的音乐前景。

  考虑到他在今天还给人们留下了无可估量的音乐遗产,以及他的音乐在今天保持的巨大影响力,很难相信他在整个一生中仅仅发行过三张专辑——洪水滔天般的处女作《Are You Experienced?》;更加抒情化的第二张《Axis: Bold As Love》和史诗般的双专辑《Electric Ladyland》,而这三张专辑仅仅跨度一年半的时间。

  当然,他用他一生的时间为这三张专辑做好了准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很难想象事情会这样发生。

  James Marshall Hendrix1942年11月27日生于西雅图,他的母亲露希尔最初给他取名Johnny Allen Hendrix,但是他的父亲阿尔在四年之后给他改了名字,他出生的时候阿尔还在军队服役。亨德里克斯直到16岁的时候才得到了自己的第一把吉他,那是一把价值五美元的二手木吉他。

  亨德里克斯有个不怎么幸运的童年,他的父母之间麻木的婚姻以及之后的离婚,让他的学校教育经历变得非常不稳定,而他的母亲在1958年时去世了。

  1959年,亨德里克斯毕业后加入了第一个乐队摇滚之王(the Rocking Kings),他弹电吉他。在那之前他短暂入伍担任伞兵,这段仅仅持续一年的经历以亨德里克斯“体检不合格”而结束,他在一次跳伞中摔伤了脚踝。

  随后的七年时间,亨德里克斯都在巡演的路上,他与一大堆的俱乐部乐队合作,其中包括King Kasuals,成员是一些军队的伙伴以及后来经验乐队的贝斯手Billy Cox;他还在其他一些乐队担任过伴奏乐手,包括山姆·库克、杰基·威尔逊、印象合唱团、小理查和艾斯里兄弟。

  亨德里克斯最终在1963年和64年第一次参与了专辑录制,他是一个萨克斯手Lonnie Youngblood的伴奏乐手,参与发行了双单曲。而他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则是1964年在艾斯里兄弟的热门单曲《Testify》中,他那种强大的节奏吉他和打动人心的独奏证明当时的亨德里克斯已经练就了后来让他成名的独特风格。

  亨德里克斯在1964年的时候还和艾斯里兄弟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他们还给亨德里克斯买了他的第一把芬达吉他,而吉他手厄尼·艾斯里现在还能记得当时听到亨德里克斯在房间里练琴的声音,他能听出来亨德里克斯在一步一步的发展出他的独门绝技。

  “他不开音箱都能弹得很棒。当我们在餐厅里的时候,他会在走廊里面弹琴。他背对着我们,没有开音箱,但是那种声音以及那种感觉就那样从他的身体里发散出来,绝非等闲之辈。从一个孩子的眼睛里看来,他当时所创造出来的那些东西是干净、清晰而且纯洁的。” 厄尼·艾斯里在那个时候也还正年轻。

  在1966年上半年,亨德里克斯继续他作为伴奏乐手的长征,他与小理查、金.柯蒂斯和Curtis Knight合作。亨德里克斯参与了Curtis Knight的现场专辑,当时他们在新泽西的哈肯萨克录制了这张专辑,从中我们可以听出他的声音和舞台行为又发生了一定的演变。在《Drivin South》中,亨德里克斯用他的吉他发出了锯齿形的延音,扭曲着他的irff变成布鲁斯味道的法国号,而高音部分则是尖锐的颤音。

  在某个地方,你可以听到Curtis Knight在大喊着:“吃掉那把吉他!吃掉它!吃掉它!”那里只有之歌和弦,但亨德里克斯录出来的感觉,会让你一窥他将来将会如何处理布鲁斯。

  到了1965年的秋天,亨德里克斯与Curtis Knight的经理和制作人爱德·查普林签下了三年的合约,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这份合同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处,线年夏天。

  当时Animals乐队的贝斯手钱德勒(Chas Chandler)在纽约的一场演出上见到了亨德里克斯,当时Chas Chandler正在寻找机会进入乐队经理和制作人行当,他被亨德里克斯激烈的声音、狂野的造型和体操运动员一般的舞台存在感而深深地折服了。

  1966年9月23日,在钱德勒的赞助下,亨德里克斯飞到英国寻求机会。在经过了一系列的试演之后,亨德里克斯选定了他未来的两位队友,贝斯手诺尔·瑞丁——当时他其实是想来Animals乐队当吉他手的,还有鼓手米切尔——他是个曾经与Scutching Lord Sutch、Riot Squad和Georgie Fame等人演过戏的童星。

  有了诺尔·瑞丁和米切尔以后,亨德里克斯终于有了可以与他的吉他并驾齐驱的乐队同伙。事实上诺尔·瑞丁在加入乐队之前从来没有弹过贝斯,而这也正和亨德里克斯的意,他就是需要这样一个具有可塑性的新手。诺尔·瑞丁稳定的低音后来也完全的解放了鼓手米切尔,这位双修爵士和节奏布鲁斯的鼓手从今以后全程起飞。

  在演出中,亨德里克斯往往会随心所欲,把他的旋律和riff用他独特的方式弹奏出来;米切尔从中加入自己独特的节奏路径;而诺尔·瑞丁则通常保持一条稳定的贝斯线。

  但是在唱片中,尤其是在《Are You Experienced?》这张专辑三到四分钟的表演中,你可以听到的是更加收放自如的三人组。在《Manic Depression》中,米切尔制造出潮汐般的鼓声阵阵,亨德里克斯制造出激烈的riff,而诺尔·瑞丁的贝斯则相当的低调,这种华尔兹般的节奏会让你想起Elvin Jones的模式。

  在《Hey Joe》中——这也是他们相对比较平淡的首张单曲,这首民谣布鲁斯结构的作品,终结于亨德里克斯颤抖的和弦和米切尔急躁的重音。随后后来亨德里克斯是尝试过由其他人组成的乐队阵容,或者扩大乐器的编制,但最终他总是会回归the Experience时期的三人组。

  The Jimi Hendrix Experience乐队的成立,让亨德里克斯真正爆发出了自己的能量,在很短的时间里,他就凭借自己狂野的台风和无与伦比的吉他技艺成为了摇滚乐的代言人。

  那么,亨德里克斯是如何在巅峰时刻退场的呢,我们下次跟大家一起去回顾吉他之神的陨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anufaktion.com/hakensake/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