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的选择——从大西洋城走向塞班岛的传奇

  如果两年前你问马克这个在大西洋边上长大的地道的美国人——塞班在哪里?他会像百分之80的美国人那样回答你: 不太知道。那是美国在太平洋上的领土吗?是的。像夏威夷一样充满奇幻和美丽,可远东的塞班遥远得美国人去不了啊!而且,那里还没有开发,是个原始的岛,由 15个群岛组成,很多群岛还是火山岛。主岛叫塞班,有三个澳门大。人口五万,原住民2万八千。

  2014年夏,一架飞机从香港起飞把娱乐界身负盛名的总裁马克带到塞班,这个平均温度27度,美得让人想哭的太平洋岛屿。也许是眼前满眼的七色海水无边无沿,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欢呼雀跃,瞬间一身尘埃留在身后,长夏与海水对歌,唱着古老的岛国人与大海的梦想;也许是大西洋和太平洋从东到西把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60亿人搂抱怀中,生生不息,浩瀚与回归;也许是同机而来的生机勃勃的中国投资者,他们有着总裁马克服务过的世界级富豪的胸怀和视野,然而岁月在他们年轻的脸上和心上都没有留下痕迹——他们的时间还很多。无论是什么原因,马克看见了生命中的第三次转机:经济腾飞后的中国要出国旅游,要去看世界,要去海岛游,要去娱乐世界领略风骚。

  三天后,马克对过去道了再见。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博华太平洋国际——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他们勇者无惧,带着中国企业走出去, 走进太平洋,和塞班当地政府联手开发海岛旅游资源。

  这是2015年12月初的一天下午,我们坐在博华太平洋国际的酒店。这个场地是租用塞班岛DFS免税店三分之一的地盘用半年时间紧赶慢赶赶出来的,金碧辉煌。楼上是营销美国流行文化的全球连锁店”硬石“牛排与汉堡。我们的对话因为猫王,杰克逊,麦当娜,拉近了因我们不同的人生轨迹产生的距离。

  在和马克见面之前,我去了他用青春岁月在故土勤奋25年发迹出名的地方——大西洋城。在那里,他先为美国地产大王川普工作,10年如一日,创新+新潮,引进流行音乐和美国著名乐团,先后盘活川普三家博彩酒店,其中一家”印度皇宫“是90年代全世界最大博彩酒店,里边应有尽有,从家政到邮政,简直就是一个“城中城”!他们频频向这个忠诚的大西洋城小伙投去橄榄枝。

  媒体对此事的报道焦点是马克的薪水涨幅;而大西洋城周报却十分有感情地说:我们的马克并没有去到纳斯维加斯重复在大西洋城25年的职场之路,而是取道纳斯维加斯去了澳门,对中国说: Hello。

  2005年,纳斯维加斯最大博彩业投资人谢尔顿Sheldon Adelson要在中国澳门建造世界最大最时尚的博彩酒店,选来挑去,年仅44岁的马克,成为谢尔顿的首选。马克从普通一兵到上升为盛气凌人的川普的全球博彩酒店CEO,创新的金点子带来金袋子的思路,特别是对整个博彩业通透的理解,对人情世故知冷问寒和挽着袖子干活的CEO风范,谢尔顿高薪聘请了马克替他掌门澳门金沙大酒店,同时完工在建的全球最大博彩业酒店——500亩土地上投资45亿美元打造的威尼斯人。

  这座城中城包括四季,丽丝卡尔顿,圣瑞吉在内的全球最奢华的高档酒店,会议中心以及各国烹饪,商人企业家学者以及各国游客携家带口、全家老少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让自己激情和开心甚至躲避一时的私人天地。

  当我初次见到威尼斯人时,几乎断了呼吸:有这样的人间天堂?!比起刘姥姥进大观园,我真有过之而不及——一个来自纽约的老土!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个人间天堂也没用上一千年。金沙的2.65亿美元投资,第一年就收了回来。2007年开业的威尼斯人,相比也没有用上多少时间?但那不是我的关注点。我的关注点是马克。

  他怎么可能把这一切成功都留在身后,来到静谧的太平洋,来到塞班,一切从头来?新的东家还是中国投资者。没搞错?没搞错!马克在威尼斯人开张后,曾经离开威尼斯人11个月去了柬埔寨的金界溜了一圈,把基础工程完成后,金界没有留住他的心,也没有留住他的人。塞班考察三天后,他说走就走了。

  “没有。也绝不后悔。”马克喝了一口瓶装净水说,眼睛十分清澈。有这样眼睛的人,他的心不会浑浊,脑袋也不会糊涂。

  11月份中国主流媒体走塞班时,已经对马克领导的博华太平洋国际全资子公司“最美阳光”以及塞班官员进行了采访,其中拥有4百80万会员的全国工商联的机关报《中华工商时报》对博华太平洋国际的头条整版报道,获得2015年《中华工商时报》年度奖。

  马克的传奇人生已经引发中国企业家的好奇。记得当时马克对记者说了这样一段话:“我的家在大西洋,这里是太平洋。大西洋有冬天,这里是长夏。1978年大西洋城获批成为继纳斯维加斯后第二个可以开办博彩业的美国城市,和今天的塞班情况差不多。1978年我才17岁。一年以后的1979年,18岁的我才能入职大西洋城的第一家度假村。2014年的塞班,对我来说是上帝的眷顾:把在娱乐世界走了一圈的经验带到这里,服务我的中国东家,打造一个崭新的、守法透明的太平洋娱乐世界。在美国的领土,由中国人掌舵,全世界合力。

  这段话敲进了我的心。我突然明白我和马克其实没什么距离!要想更深地了解他的念头,就在那天从我的心头升起。中国企业走出去,中国文化也要走出去,中国价值观和美国价值观要一样地齐头并进,走进一带一路和海上丝绸之路。

  那天,看着马克,我写作的冲动油然而生。塞班——也许就是中国企业走向太平洋的文化桥头堡?

  马克——也许就是一个答案?他的经历,我们没有可以认同的?认同感建立使命感,共同的使命感让我们劲往一处使。

  那天,当中国的媒体完成对马克以及马克团队的采访后,我的心随着马克的讲诉,走进大西洋城。大西洋城的过去时,可以是塞班的进行时和将来时。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命运共同体要求我们和而不同,以和为贵。我们要相互借鉴,建立认同感。

  人的一生是要走出去的。不走出去,再好的生态环境,也养不了人。新州、费城、纽约三州有你们这些有钱花的华人150多万,养不了大西洋城。新泽西州有世界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有全美第二所海洋大学,全美最大公立大学罗格斯大学,你们中国孔子学院的第一所校址就在罗格斯大学内,世界著名第二交易所在新州, 隔河相望华尔街, 世界最著名的三大药厂也在新州。

  改变是好事。塞班,不也是美国领土?风水轮流转,大西洋城过往的好风水,今天转到了太平洋的塞班。马克的选择——好!(作者:裔锦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anufaktion.com/daxiyangcheng/80.html